黎巴嫩葡萄酒:战火后的复苏

2020-01-20 02:24 来源:未知

  黎巴嫩贝卡谷曾作为巴勒斯坦游击队的战时训练基地而闻名于世,现在这里已经成了优质葡萄酒出口地。这里在海拨1000米以上,夏季漫长干燥冬季湿润,适合西拉赤霞珠和霞多丽的生长。

  

  从1979年在英格兰的Bristol Wine Fair上荣获博览会发现奖起,Musar酒庄不断在各地得奖,在行家里享有很高声誉。

  

  传说中贝卡谷的酿酒师曾冒着枪林弹雨采摘葡萄酿酒。

  

  海斯顿豪彻在酒窖微弱的光线里晃动着一杯Musar酒庄1991年的红酒,他告诉我们“1975年黎巴嫩内战开始市场也随之崩溃,以前75%的产品销往本地市场,战争开始后不得不转向海外,所以我的父亲想到了参加酒博会。1990年战争结束时我们97%的产品都出口国外,以前我们放弃了本地市场,现在又回来了。”

  

  1930年豪彻的祖父创建了Musar酒庄,他酿的酒可以陈放50年而创下了一块招牌,他在伦敦成立了一个办事处邀请人们来品评昂贵的年份。战争结束后更多的人涌进葡萄酒行业,原来战火燃烧的地方立起了一家家新酒厂,现在黎巴嫩葡萄酒的吸引力越来越大。夏日里成排的葡萄树已成为贝卡谷一道熟悉的风景,许多酒庄还为品酒旅行团和乡村旅馆提供服务,这些旅馆就紧靠着原来黎巴嫩的游击基地。

  

  黎巴嫩葡萄酒行业只是葡萄酒大海中的一滴水,年产量为六七百万瓶,产值不超过2500万美元,但这个产业正蒸蒸日上向前发展。

  

  1991年黎巴嫩有六七百公顷葡萄园,现在已经发展到2000公顷。去年黎巴嫩葡萄酒出口额达到1040万美元,超过了2002年770万美元的出口额,自九十年代到现在葡萄酒出口额已经翻了三番,产品主要出口到欧美市场。内战爆发时黎巴嫩有四家商业酒厂,现在已经增加到二十家,Kefraya酒庄是最大的一家,该酒厂八十年代就开始生产能够获奖的年份酒,但多数酒厂是最近十年新开的。

  

  Massaya 给我们介绍了这些新酒厂。Ramzi 和Sami Ghosn兄弟在战时还是孩童,生活在国外,1998年他们和法国合伙人一起 进入了葡萄酒行业,他们从自己的土地上赶走了战时避难者,开始生产既有黎巴嫩特色又在国际市场富有吸引力的产品。Ramzi Ghosn说饮葡萄酒就像在一个国家旅游,人们愿意购买富有异国情调的产品,但如果联想到他们就不乐于购买了,“好酒要配好菜,黎巴嫩人喜欢生命中美好的事物,包括美食,时尚和美酒。”

  

  黎巴嫩的基督教徒和穆斯林教徒曾相互打斗,但宗教的差异令黎巴嫩人比邻国更加宽容。

  

  由于伊斯兰教禁止饮酒,大多数人难以把葡萄酒和中东相联系,其实黎巴嫩酒的历史很长。一些人称耶稣在黎巴嫩创造的第一个奇迹就是在南部Qana城把水变成了酒。在贝卡谷的心脏地带有一座罗马时期的寺庙,里面供奉着酒神Bacchus,2000多年前这座庙宇曾雕刻着葡萄树和罂粟花纹。

  

  考古学家发现腓尼基人曾在这里定居并通过船只向埃及出口葡萄酒。黎巴嫩葡萄酒一书的作者米歇尔凯勒姆告诉记者,腓尼基人是首个通过地中海出口的民族,贸易史可以上溯到公元前九百年到三百年,而黎巴嫩的酿酒史至少可以回溯到公元前四千年,法老用黎巴嫩双耳细颈酒罐作陪葬品,这表明了黎巴嫩酒的价值。黎巴嫩葡萄酒有丰富的文化遗产,这可以使它更好地走向世界。

  

  黎巴嫩酿酒师认为他们有发展空间,但同时也承认无论在出口额还是出口量上都无法与澳洲南非和美国等新世界生产国相比。他们表示将集中精力打造精品同时呼唤质量控制体系的出台。

  

  Ksara 酒园是黎巴嫩历史最久的酒厂也是最大的酒厂,它的营销经理Charles Ghostine说黎巴嫩葡萄酒在不断获奖,他们慢慢唤起了黎巴嫩葡萄酒的意识,“以前一提起黎巴嫩葡萄酒人们就想到了Musar酒庄,现在没有一本葡萄酒指南可以涵盖所有的黎巴嫩酒。”

  

  1857年基督教牧师买下了Ksara酒园,把现代酿酒术带到了黎巴嫩。1973年私有化开始,Ksara酒园把酒藏进了据说是罗马人挖的地下洞穴里。Ghostine 说,“仅在贝卡谷产区我们的产量就可以扩大十倍,这需要时间。酒是文化的东西,而非流水线上的产品。”

  

TAG标签: 供求信息
版权声明:本文由汾酒53度清香型价格_酒业资讯,酒类信息_中酒网发布于供求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黎巴嫩葡萄酒:战火后的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