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以偏概全误导大众?

2020-02-05 11:42 来源:未知

  
 

  绕过名酒曝散户,央视公信力受质疑

  

   10月13日至15日,央视财经频道《经济半小时》等栏目持续聚焦白酒行业,先后曝光了京东、天猫等电商平台销售非注册商标品牌“赖茅”产品,以及泸州、宜宾两地部分酒厂生产销售不实年份酒的行为。
连续三天的高密度曝光,引发白酒行业强烈反响,多位酒业知名人士对央视报道提出质疑。特别是年份酒报道,直指泸州、宜宾两处白酒重镇,却以部分小企业乱象泛指整个产区行为,片面报道实有误导大众之嫌。加之报道时间正好处在央视广告招标会在即,而白酒企业历来是央视广告大户,这一“巧合”又让此次曝光的用 心有些意味深长。

  


乱象何以屡“曝”不止?

  

  
继9月份曝光仁怀部分年份酒标注不规范后,央视近期再次聚焦年份酒,对泸州和宜宾两地展开调查。实际上,关于年份酒的问题早在2003年左右就有财经媒体报道过,之后又反反复复被媒体报道过多次,焦点多集中于企业标注不规范、年份酒标准缺失和监管不力等。
历时十年之久,而年份酒乱象却屡“曝”不止,究其原因,根本就在于年份酒缺乏统一的检测标准。没有标准就无法有效监管,而在没有监管制约的情况下,企业能否规范生产、规范标注,按行业人士的话说,“就只能靠各个酒企的良心了”。
这位行业人士就是河南宝丰酒业有限公司品牌总监晋育峰。在央视曝光年份酒后,晋育峰迅速撰文表达了自己对此事的看法。
“为什么无法检测?因为不同年份的成品酒的理化指标、香味物质成分基本接近;因为不同香型白酒的主要成分均为己酸乙酯、乙酸乙酯和乳酸乙酯三大类;因为每种香型的白酒,至今均有一半的香味物质成分无法定性,成分未知。”晋育峰说,“即使同一种香型之间的不同品牌白酒,为什么会有口感、风格的不同?就是那一半至今无法定性的香味物质成分在起关键作用。这就是中国白酒在酿造、蒸馏、勾调过程中自然生成的众多香味物质和谐共生的神秘性。”
用“无法定性”、“成分未知”、“神秘性”去说服公众接受年份酒乱象显然不可能,但白酒由于成分复杂,在统一检测上存在很大难度也是客观事实。实际上,关于年份酒检测,白酒行业也一直不乏有企业在积极探索。
央视在此次报道中也提及了剑南春酒厂发明的年份酒甄别技术——“挥发系数鉴别法”。这项耗时8年探索、最终在2007年推出的鉴别方法,其基本依据是陈年储存的白酒中,酒精含量每年都有一定数量的挥发。如果确定了不同年份的挥发系数,就可以倒推出白酒的真实年份。
不过,这种鉴别方法之所以至今仍没有推广到整个白酒行业,也是因为白酒的千差万别导致推广之难。
“白酒行业有许可证的酒企8000多家(没有许可证的还有很多),每家酒企平均约200个产品条码,12种国家认可的香型,从68度到29度约22种酒精度;不同香型白酒的工艺不同,同种香型白酒的用料配比、发酵周期、蒸馏过程、勾调技术有异,这是中国白酒真实存在的差异。”在晋育峰看来,如果要用剑南春的“挥发系数鉴别法”来确定不同香型、不同酒种、不同度数的白酒在不同年份的酒精挥发系数,至少需要在全国收集约50万个产品的基础数据(8000家酒企,每家60个样品),才能明确认定不同产品的挥发系数,继而找出代表香型、代表酒种、代表度数、代表年份的白酒挥发系数平均值,从而形成一个相对统一的年份酒标准。
“这样的工作量,不要说剑南春一家企业,即使政府统一协调安排,也是一个天文数字般的工作量和工作周期。”晋育峰说。
也正因为如此,剑南春推出的年份酒鉴别方法,至今仍没有获得行业以及国家质检部门和标准委的一致认可。此外,业内还相继探索过荧光光谱法和碳十四同位素检测法,但也没有得到行业的普遍认可。
年份酒没有统一标准,不代表年份酒就都是假的。实际上,在年份酒问题上,不管是行业管理部门,还是正规生产的大中型企业,都很渴望行业能有个统一的说法,也在为此探索。但是,由于白酒的复杂性客观存在,使得这一探索的过程更加艰难、耗时也更漫长。
在探索期间,一些不够规范的企业利用标准缺失漏洞牟利,这种现象确实存在,但不能因此就否定整个年份酒市场。这也是此次央视报道引发行业人士强烈异议的原因之一。

  


以偏概全误导大众?

  

  
在10月14日央视关于泸州年份酒的报道播出后,晋育峰认为,作为财经专题,该栏目“没有采访大型代表性酒企,不够全面”。
在这期报道中,央视采访所涉及的企业包括泸州神窖、蜀龙酒厂、泸州老酒、泸州康庆坊酒厂和泸州国宾酒厂等,均为一些不知名企业,其中泸州神窖、泸州老酒甚至是连厂址都找不到的不规范企业。报道中也说,“在泸州一些不靠谱的年份酒酒厂靠酒精勾兑,再添加一点所谓陈酿就号称是年份酒”。既然是一些“不靠谱”的酒厂,能够代表整个泸州白酒产业么?
紧接着,在10月15日央视关于宜宾年份酒的报道中,同样只采访李庄镇上一家叫做华樽酒庄的“店铺”和号称镇上“最大”的一家白酒企业天乐酒厂。然而,《华夏酒报》记者通过网络搜索发现,这家所谓当地最大的白酒企业,注册资本仅为1万元。两家如此规模的酒厂就足以代表宜宾白酒产业么?
不过,这期节目也出现了一家“大型代表性酒企”,只是这家企业并非宜宾本地企业,而是山西一家大型酒企。对此,晋育峰表示:“某大型酒企在采访中提到的质量检测和产品品评的工序、流程,在规模以上酒企均是如此,可以说没有代表性,也跟年份酒的酿造、标准没有直接关系。”
既然是关于泸州和宜宾的年份酒调查,却没有出现当地大型酒企的做法或声音,这样的调查显然是不够客观的。央视在栏目中给出的说法是“记者联系了多家企业,但多数都不愿意接受采访”。包括此前央视所做的仁怀年份酒调查中,同样存在“不进茅台进作坊”的情况。
然而,在央视栏目播出后,这些没有接受过采访的大型企业却同样被牵扯进了“年份酒乱象”之中。《华夏酒报》记者在新浪财经的官方微博看到,该帐号发布的《央视曝光部分泸州年份酒香精勾兑而成》文章中,却同时配了一张泸州老窖产品的照片。
央视财经的官方微博也以《泸州年份酒的惊天骗局:大部分为香精勾兑而成》为题,对栏目内容进行传播。随着各大媒体纷纷转载,网络上相关内容也在持续发酵。比如财经网刊登的报道,则以《央视调查:四川宜宾年份酒充斥,号称30年陈酿实际只三年》为题。然而,支撑这些所谓“大部分为香精勾兑而成”、“号称30年陈酿实际只三年”说法的依据,仅仅只是报道中那些不规范企业员工的随口一说。
试想,如此传播的结果是什么?明明是不规范生产企业的个别行为,而最终受到最大伤害的却很可能是正规的生产厂家,以及整个产区的声誉,而且规模越大,声誉越大,伤害越大。

  


招标在即动机存疑

  

  
年份酒问题已非新事,而央视此次以连续报道的方式强力关注,本身从新闻价值的角度来看就惹人疑问。报道针对的对象又都是小企业,而时间节点正好距离央视下一年度广告招标会还有一个月时长。几个因素加在一起,引发多位酒业知名人士对央视此次曝光动机产生质疑。
晋育峰在10月14日看过央视关于泸州年份酒的调查后表示,“如果说昨晚还是怀疑,结合今晚的以及预告的明天继续揭秘,心思就很清楚了:1、酒类电商对传统媒体构成了威胁,所以要打压电商;2、揭秘小厂的假年份酒,向一线品牌示好?3、广告招标会越来越近,市场低迷,担心白酒广告投放下降,因此拿这些报道给广告大户打气?”
晋育峰还表示:“一年一度的广告招标会即将临近,酒企由于严重不景气,业内人士公认的一点是都将普遍压缩广告费用尤其是传统权力媒体的高空广告预算。”
白酒营销专家舒国华也称:“目前掌握的情况,11月央视招标开启在即,为了争取或保住在央视一套12个白酒指标,各路人马各施其能,各显神通。”
在这些酒业“大V”看来,央视此次密集曝光白酒行业实际是为一个月后的广告招标铺路,看似为公众利益呐喊,实则动机不纯。“以央视为代表的传统媒体正在遭遇网络、互动新媒体的冲击。电视、网络、手机三屏联动时代到来。一支独大的时代宣将结束,央视需要直面困局。”北京方德营销咨询公司董事长王健表示。
关于央视曝光的真正用意,外界只能猜测。从事件本身来看,尽管报道存在不够全面客观之处,但年份酒乱象的确不容忽视,即使没有央视曝光,白酒行业自身也亟需纠正。
可以想象的是,由于此次曝光,泸州、宜宾两地白酒产业甚至整个行业可能又将遭受一次“洗礼”,包括那些正规生产的规范企业。
对此,广州超扬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郭超仁的一番言辞或许相对客观:“陈年酒是怎样酿造勾兑达到相应标准的,应该向茅台这样的权威企业咨询了解。媒体的信息仅可作为参考,对报道的真实性和权威性要有自己的独立判断思考,这个讨论本质上就是社会集体智慧对新闻信息的论证过程。”
(您对本文有何看法,可通过新浪微博@华夏酒报进行讨论。)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TAG标签: 供求信息
版权声明:本文由汾酒53度清香型价格_酒业资讯,酒类信息_中酒网发布于供求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央视,以偏概全误导大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