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禁酒令”有益摆脱畸形依赖

2020-02-05 11:43 来源:未知

  日前,新疆自治区发函规定,自文件印发之日起,自治区所有公务接待一律禁止饮酒。这让我们想起了不久前发生的同类事情,两大白酒消费大省安徽、江苏省政府业明令宣布,省内公务接待禁止饮酒。此外,全国其他地区,也有地方政府出台相关公务禁酒令。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即便今年公务禁酒令频繁叠出,行业内却未出现多大恐慌的情绪。想当初,2012年底禁酒令一颁布,白酒行业顿感一片寒意,行业人士甚至将之视为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一个省区严格限制公务饮酒,对酒业市场影响大不大?不可否认,这种杀伤力曾经非常之大。公务消费作为很多酒企原来的主要增长引擎,一旦被剥离,无疑会对中国酒类消费、酒类厂商产生直接影响。但从现在的行业反应看,这种影响正在逐渐变小。从一些券商方面了解的消息称,某些省区的公务禁酒令对当地酒企业的影响可谓雷声大、雨点小,甚至实际影响微乎其微。

  

  而行业人士能够冷静看待现在的公务禁酒令,正是因为公务禁酒令对酒企影响力在变小。在这一现象的背后,隐藏的是市场消费生态变化。公务消费在酒企销售占比已微弱。今年年初,贵州茅台集团董事长袁仁国曾说,目前茅台酒公务消费已降至1%。为此,茅台目标消费群体已瞄准为庞大的中产阶层,持续推动消费转型,创新产品满足大众消费、商务消费、家庭消费和休闲消费。针对中国1.09亿人的中产阶层,茅台开发了200多个具有茅台特色的纪念酒、收藏酒、文化酒品牌,不断满足消费者多层次、个性化需求。

  

  在江苏省公务禁酒令发布之际,洋河和今世缘在回应中也称,自2013年以来,企业已经将中心放在大众消费以及商务消费上,公务饮酒占比有限。由此可知,自2013年行业深度调整以来,曾经严重依赖公务消费的白酒行业已在多次转型中有意识地降低公务消费比重,同时提升其他消费需求比重。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名优白酒企业敢于说,公务禁酒对自己的实际影响力有限。

  

  白酒曾在三公消费中占据很大比重,这是社会和经济发展双重作用的结果。过度依赖公务消费,曾让白酒行业达到空前繁荣。同时,在公务消费被剥离后,白酒企业也付出惨重代价。

  

  所谓的空前繁荣是畸形的,而严控三公消费、禁酒令等正是推动白酒行业由此彻底变革的契机。短时间的危机帮助白酒行业摆脱了畸形依赖,回归到了理性,同时也释放了长期笼罩在行业上空的政治和舆论压力,产业借此开拓其他领域消费需求,获得了长足健康的发展。眼下的公务禁酒令同样如此,它们再次帮助行业走向理性,走向充分的市场竞争。也是有了这样强大的压力,白酒企业才能重拾竞争意识,实现真正的变革。

TAG标签: 供求信息
版权声明:本文由汾酒53度清香型价格_酒业资讯,酒类信息_中酒网发布于供求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公务禁酒令”有益摆脱畸形依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