沱牌的生态与心态

2020-02-06 07:24 来源:未知

  ——访沱牌集团副总经理、总工程师李家民

  作为川酒六朵金花之一的沱牌,一直是行业关注的对象。近几年,与其他新闻不断的老名酒不同,同为国家级名酒的沱牌集团显得低调而沉稳。但是最近的一条信息却让记者眼前一亮:“2007 年上半年,沱牌股份净利润同比增长346.82%,公司从2002 年起确立重点发展中高档白酒的路线之后,陆续投入5.82 亿元,培养舍得酒、星级沱牌曲酒、专卖店等五个项目。”

  在沉稳的这几年,沱牌在干什么?它的发展战略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沱牌的决策者将如何谋划企业未来的发展之路?带上这些问题,记者近日采访了沱牌集团副总经理、总工程师李家民。

  “企业发展必须遵循市场规律”

  记者:最近几年,老名酒在行业中的表现非常活跃,无论是资本并购还是轮番涨价,沱牌都参与得很少,以至于业界对现在的沱牌发展情况不甚了解。但是,走市场的过程中,我们了解到经销商对沱牌的发展非常关心,应该说,很多经销商对沱牌仍然有很深厚的感情和期望。

  李:谢谢记者给我们带来的这个信息。其实,这几年沱牌主要是沉下心来围绕白酒主业,“打时间‘擦边球’”,搞低成本的基建技改、上规模、抓内部管理,围绕顾客需求搞技术研究、抓品质提升,狠练内功,从我的角度来看,沱牌的确在改变,完成了原始资本的积累,建成了十里沱牌酿酒工业生态园,变得更加有底气了。现代化的配套基建、技改项目的完成,以及科研上取得的一系列成果,使沱牌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都能为消费者持续提供稳定一致的产品质量。对此我们充满信心。

  记者:李总工,您能不能介绍一下在沱牌领导人低调务实的心态下,沱牌最近的一些发展状况?

  李:唐代的射洪春酒、明代的谢酒、清代的沱牌曲酒——沱牌一脉相承,从未间断发展。到清末,由于诸多原因,一直没有很好的发展,1976年,沱牌仅有七名正式员工、二十几万元固定资产、二十几口窖池,且已连年亏损、负债累累。1976年以来,沱牌人顽强拼搏,经过三十来年时间,沱牌从一个濒临破产、白手起家的小作坊,发展成为国家大型一档企业的上市公司,并先后荣获“中国名酒”、“中国驰名商标”、“中华老字号”、“全国文明单位”、“全国五一劳动奖状”、“中国首批食品文化遗产”等多种殊荣,总资产达到30多个亿,年销售收入10多个亿,品牌价值110多个亿。第四期酿酒基建工程完工后,按包装后的高、中、低档,高、中低度成品酒计算,可以做到100万吨左右,沱牌已具备品牌优势、技术优势、质量优势和规模优势。2007年上半年,各项经济指标都出现了大幅度增长,年度中报显示,沱牌股份的利润同比增长346.82%,而中高档酒(特别是舍得酒)增长最快。

  记者:沱牌仅用二十来年时间走了同行需要百余年走完的路,这样的业绩真是可喜可贺。但是,我心中有个疑问:目前,白酒竞争已经到了非常残酷的地步,沱牌凭什么能跑得如此之快?

  李:短时间、低成本、高质量地走完这段发展道路,这确实不容易,是沱牌人心血和智慧的结晶,现在确实做大了,但还需要短时间、低成本、高质量地做得更强,做大做强是沱牌人奋斗的目标。沱牌做大做强的过程中,任何时候都会保持心态健康、心态和谐,全身心地营造和谐经营环境,和气能生财,不会骄傲自满、盛气凌人,也不会浮躁,骄傲自满、盛气凌人和浮躁是自己跟自己过意不去,自己给自己设置发展障碍。心态决定成败,记得2001年国家对白酒实行从量计税,每一斤酒要增加五角钱。对于以中低价酒为主的企业来说,这五角钱无疑是“要命的”。好在沱牌经受住了这五角钱的考验,沱牌在克服各方面的困难抓自身发展的同时,不单纯一味地追求销售指标,不浮躁、片面地用销售指标代替一切,不片面地用销售指标考核技术人员,不片面地用技术指标考核销售人员,防止将二者混为一谈,而是追求科学发展,全面发展,协调发展,理性和可持续发展,通过在压力中求生存,在逆境中求发展,锻炼了沱牌人,也让我们更加看好了沱牌的发展方向和未来。

  办企业必须遵循市场规律,使自己在适应市场中求生存,求跨越,求突破,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白酒市场供不应求,这个时期不存在什么竞争;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白酒市场供需平衡,大家就拼广告,拼包装,东拼西凑“找文物、挖文物、编故事、编历史、卖文化”;到了21世纪,白酒市场供大于求,竞争变得更加残酷,此刻拼什么?我认为主要拼的是质量。公司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始终紧紧抓住了质量这个中心,用良心品质、良心价格回馈消费者,让舍得·沱牌成为消费者心目中的金牌的理念变为了现实。

  “循环经济、生态酿酒,铸就沱牌新优势”

  记者:我很认同李总工的观点,用质量打造品牌是企业生存的根本,那么,舍得·沱牌是如何重视质量的呢?

  李:杨记者参观过我们的厂区没有?

  记者:昨天参观了沱牌的厂区,也就是酿酒生态园吧。

  李:杨记者能不能说说你参观之后的感受?

  记者:我曾到过一些酒厂,没想到沱牌的酿酒生态园现代化程度这么高。像提供蒸汽动力的热电公司、10万吨金属粮仓、4万吨制曲车间、16万吨优质玻瓶厂、自动化灌装线及单个储量为3000吨、600吨、300吨、150吨、80吨等不同规格的不锈钢储酒罐群、“世纪酒库”内的12万个储酒陶坛、一排又一排数不清的标准化窖池发酵厂房等等,这些现代化的设备设施和宽敞的、四通八达的厂区道路,大面积的绿化都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李:我们的理念是“地地道道做酒,厚厚道道做人”。这几年,公司投入巨资引进这些先进的设备,就是为了实现生态酿酒,做大集团的循环经济。从酿酒的原料开始到最后附产物的回收再利用,舍得·沱牌产前、产中、产后的全过程生态化,保证了产品质量食品安全。循环经济、生态酿酒是舍得·沱牌特有的优势,也是舍得·沱牌将来再次腾飞的后劲所在。

  记者:李总工,在今年泸州召开的省白酒年检会上,我非常高兴地看到了一篇论文,名字叫《浅析舍得 沱牌质量控制三不用》,感觉耳目一新,在白酒界算是一大创新和突破。

  李:“三不用”是为保证食品质量安全所采取的重要措施,是沱牌对消费者的承诺,在同行中我们是第一家这样做的。经过多年的努力,我们在加强酿酒生产工艺控制的同时,采用超临界二氧化碳萃取,特殊调味酒调味及人工智能优化技术,实现了舍得、沱牌系列酒陈勾生产不用香精香料、甜味剂和净化介质以及其它非发酵生成的物质,保证了白酒自然谐调的本来面目不被破坏,酒的香味、甜味完全来自酿造过程产生的纯天然物质,使产品香气幽雅复合舒适、绵甜醇和、香味谐调、尾净爽口,不易产生沉淀、悬浮物,不易水解,稳定性高。实事求是地讲,舍得·沱牌的产品是生态的、纯天然的饮品。

  记者:现在,白酒的区域化非常明显,比如,在江苏有洋河蓝色经典、河南有宋河、河北有衡水老白干等等。舍得·沱牌要去运作这些市场,如何才能做到产品的个性化,口感的适应性?

  李:不错,全国各省都有自己的区域名酒,这些酒也有各自的特点,舍得·沱牌要加入到这场竞赛中,实力在哪里?我想,首先是沱牌的国家级名酒的这块金字招牌,它的知名度和美誉度是不容忽视的;其次,我们把“服务”这个理念贯穿在产前、产中、产后过程的始终,重视卖酒人和喝酒人的感受,有针对性地追踪消费者的健康和嗜好需求。如何才能办到呢?为此,我们专门成立了开放型的酒体设计工作室,“面对面、心对心、口对口”地搞酒体设计。比如,向各地来访的经销商征询他们对当地白酒口感、价位等方面的看法;定期在市场上买一些畅销酒,研究它们的香、味等特点,取长补短;安排专人收集各层次消费者对舍得、沱牌系列酒的反映。另外,我认为“尝”和“喝”同等重要。现在有这样的情况:评委认为口感很好的酒,消费者不一定接受。酿出让消费者喜欢喝的酒才是实质意义上的“好酒”。因此,我们勾调一种酒时,我与酒体设计工作室的几位同志平等参加竞标,然后广泛征求意见,随机地请工人、销售人员、来访的经销商大家都来喝三杯,把样品邮寄到销售区,由经销商组织“酒鬼”醉一醉,再用大小白鼠做功能性、健康性实验,综合评价后选出最好最适应的一款酒。通过这种开放的工作方式,形成了舍得、沱牌系列酒“复合幽雅型”的独特个性,在业内应该算是首创。

  “良心品质对应良心价格”

  记者:现在名酒涨价是一波接着一波,好像价格越高,酒质就越好,您如何看待这个行业热点问题呢?

  李:价格越高不一定品质就越好,名酒价格该不该涨,涨多少,都是由企业自身做决定的,我不作过多评价。不过,现在不管是一线名酒还是二线名酒都认识到了产品品质的重要性,这是回归理性的好事情。谈到价值与价格之间的关系,我的观点是:“良心品质对应良心价格”,舍得·沱牌一直以来追求的是让广大消费者体验超值的享受,不攀比价格,而是去攀比品质。为了延长酒的发酵期和储存期,使酒的滋味更好,我们采取限量包装销售的办法,前几年公司的高档酒卖得相对较少,酒库里积累了大量的老酒好酒,这就为我们进军下一个高档酒市场提供了强有力的物质保障,也使我们对做好高档酒市场充满信心。

  记者:目前,白酒产业似乎陷入“卖广告”、“卖包装”、东拼西凑“找文物、挖文物、编故事、编历史、卖文化”的怪圈,好些企业舍本求末、喧宾夺主地搞过度包装、广告轰炸,而没有从根本上提升产品内在质量,尽管这种做法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但却有一定的市场。您是如何看待这种现象的?

  李:“卖广告”、“卖包装”、东拼西凑“找文物、挖文物、编故事、编历史、卖文化”,这些现象确实客观存在,有些地方甚至成为“重灾区”。据我所知,有些企业的包装成本占到产品成本的2/3—4/5,他们靠豪华包装来吸引消费者的眼球,以质次价高的产品来欺骗消费者。这些怪现象的存在也影响到我们的一些技术、质量工作者,一些人茫然地随波逐流,误入歧途,不是认真地钻技术、抓质量,而是把纯洁的技术和质量庸俗化,用一些虚假的论文和宣传表达出来,参与不正当的白酒市场竞争;一些外行或有权力的外行冒充内行,用权力代替质量、生产、技术、科研,说起话来比内行还理直气壮,忽悠消费者和同行。

  值得欣慰的是,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目前已经起草了循环经济法草案征求意见稿,正在向社会各界广泛征求意见,预示着国家将从法律上制止豪华包装、过度包装,节约资源,切实维护消费者权益,使白酒产业由“卖广告”、“卖包装”、 东拼西凑“找文物、挖文物、编故事、编历史、卖文化”的畸形发展回到以卖内在质量为主的正常轨道上来。同时,消费者会越来越理性,越来越看重产品内在质量,那些忽视内在质量的作法最终一定会失去市场。

  和那些重视质量的厂家一样,沱牌在由小到大的发展过程中,始终坚持质量为本,把满足消费者的嗜好需求作为我们唯一追求的质量标准。产品质量好不好,要由消费者说了算,大家可以把市场同价位的产品放到一起来暗评暗喝,最好是豪饮,通过这种亲身实践,相信大家更会有一个公道的评价。

  记者:现在几乎所有的酒厂都在生产高档酒或年份酒,就连那些不具备生产条件的小酒厂和无烟酒厂都跟着赶这个时尚潮流。据我所知,前几年一些酒厂生产的年份酒确实在社会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生产“年份”酒,编历史卖文化成了他们的摇钱树,现在许多消费者回过头来看才觉得上当受骗了。我到了许多酒厂采访,看到勾兑人员把市场上买来的“年份”酒与他们自己的酒反复暗评暗尝,总想找到“年份”酒的特别之处,然而尝评统计下来,却让他们摇头。仅靠豪华的过度包装和炒作,价格却翻了若干倍。据一些业界资深人士明查暗访后私下透露,不少酒厂老酒都卖了个“底朝天”,还在不断地推出所谓的“年份”酒,这是很不正常的现象。我参观了沱牌酿酒生态园后,还特别到了你们的储酒库作了调查,看到沱牌公司储备了不同年代的十几万吨原酒,在这里我找到了舍得、沱牌产品在市场上畅销的答案。李总工,请您谈谈对市场上“年份”酒的看法。

  李:我们提倡“先做人、后做酒”,同行都是朋友、都是一家人,对同行好的做法,我们向来采取积极学习的态度,对行业内个别因嫉妒别人搞不正当竞争、伤害他人的做法,我们一方面坚决反对,另一方面则采取善意包容的态度,通过包容,舍弃的是相互之间的恶意伤害,得到的是别人对我们的尊重。

  你谈的这些问题我没有作过系统的调查研究。现在一些厂家鼓吹百年左右的陈酿酒,我想,百年左右生产的酒无论放在什么坛子里储存,差不多也挥发损失完了;照抄照搬上百年、上千年工艺生产出来的酒,喜欢的人也不会多。企业要取得持续发展,就要靠良心品质、良心价格。最近,国务院对产品质量食品安全作了特别规定,总理在全国质量工作会议上指出:“产品质量关系人民群众切身利益,关系企业的生存和发展,关系国家形象……一个企业要想在市场上站稳脚跟,具有竞争力,就必须在产品质量上狠下功夫,走以质取胜之路。只有创造质量过得硬的名牌产品,才能扩大国际市场占有率,树立我国商品的良好形象。”产品质量食品安全这一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引起了政府的高度重视,企业更应该自觉做好这项工作。

  记者:白酒行业走到今天,能“酿”好酒的企业不少,但是能“卖”好酒的企业并不多。您如何评价舍得·沱牌应对市场变化的能力?

  李:我的评价不重要,消费者的评价最重要。应该说,这几年我们的工作重心有所转变,我们的产品结构也由原来的“中低价位向中高价位”转变。在这个转变的过程中,我们逐渐放弃了一些低档酒市场,因此有人误认为沱牌的市场在萎缩,这只是表面的现象。实际上,我们通过这个战略转移,从目前的统计看,中高档酒的销售增长速度是最快的。比如舍得酒、沱牌五星、四星曲酒、沱牌金酒等在市场上都有不俗的表现。

  ——··采访后记··——

  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中国著名生态酿酒专家、知名白酒专家、教授级高工、国家龙头企业技术创新中心主任、“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候选人、首届全国青年科技标兵……尽管拥有较多名副其实的荣誉和专业技术头衔,但采访中李家民先生给我留下的始终是那种低调务实、谦虚严谨的印象,提及荣誉,他淡然一笑,平静地说,“这些成绩都是在公司的领导、支持和同仁的协助下取得的,高标准做事,低调做人,最大的希望是自己能‘躲起来做点事’,坦然甩掉名利诱惑的包袱,忍住基层科研实践的寂寞、平淡和艰辛,作出更多更好的事情来。”

  “我对沱牌的发展信心百倍”

  记者:沱牌集团技术力量雄厚,拥有包括食品(酒业)、药业和新能源研究的企业技术中心,建成了一批相当规模的实验室,研究成果丰硕,在白酒及相关产业领域的开发技术水平始终处于国内领先水平。请问,贵公司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

  李:关键就两个字——“创新”。公司十分强调创新的重要性,并持续开展有效的创新工作,总的来说,公司的科技创新主要围绕以下三个方面进行:

  一是理论创新。如长期以来“白酒有害论”的偏见一直困扰着白酒产业的发展,但我们通过大量的分析和研究发现,舍得、沱牌系列酒中含有川芎嗪、甲壳素等20余种有效的功效成分,通过进一步对这些功能成分的生成机理及对人体的药理作用进行深入研究,促进了对中国传统白酒的科学认识,率先为“适量饮酒有益健康”找到了一定的科学依据,并申请了相关发明专利。

  二是理论发展。如公司在舍得系列酒的研究中,根据中国传统白酒酿造实践经验,总结发现了“四三”发酵规律。该规律的总结,是对中国白酒自然选择性接种发酵机理深刻认识基础上的继承和发展,为进一步深入研究中国白酒自然选择性接种发酵机理提供了依据。

  三是实践应用。如公司率先将人工感观品评、电子感观和智能优化等多学科技术相结合,开发出“三结合”技术,三者取长补短,相辅相成,从而使产品质量控制向数字化、电子化和标准化迈出了实质性的一大步;并成功创立“复合幽雅型”新流派,秦含章、周恒刚、熊子书等白酒泰斗都认为它具有前瞻性和引领性。

  通过上述三方面的自主创新,为企业保持较高的技术开发水平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记者:从李总工的介绍中,我们已经看到了舍得·沱牌强劲的发展后劲,面对未来的挑战,沱牌集团未来的发展战略是什么?

  李:最新数据显示,沱牌品牌价值评估已达110多亿元。外界对沱牌的认可让我们对沱牌的未来充满信心。公司现有10多万吨原酒库存,完成各种科研项目104个、自主开发的应用成果50余项,拥有涉及白酒产业领域各环节,包括“安全、优质、高产、低耗的沱牌六粮工艺”、“轮轮双轮发酵新工艺”、“人工窖泥培养方法”等近20项核心专利技术……将有力助推沱牌实现新的跨越。

  在未来的几年中,公司将持续以白酒主业为基础,依靠生物工程等现代技术,实现酒业的产业升级和延伸。通过自主创新,产学研合作,发展生物制药业、农副产品精深加工业、新能源产业,培育新的利润增长点,实现可持续发展。具体到酒业来说,一是加强白酒等食品循环产业链的研究与开发;二是加快对新型功能性白酒的开发;三是加紧对外国人喜爱的中国白酒新品种的研发等,让企业在循环经济发展方面走得更快、更稳、更好。

  在社会各界的关心关爱下,公司将继续进行实质性的体制、机制改革,轻装上阵,最大限度地激发企业各生产要素的潜力。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们不仅要卖好产品,更要经营好人心,赢得更稳、更快、更好的发展。我们进一步同心同德、和谐奋进,带领沱牌人奔小康致富,为国家和社会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记者:李总工,在白酒市场竞争大潮中,我常听人说质量、科研、技术工作无“钱”途、冷线工作易被人冷淡,而您在这个岗位上一干就是20来年,这份执着和坚守难能可贵。生产、技术、质量等工作千头万绪,从原材料进厂到产品出厂,每一个关键环节您都亲自过问,不仅如此,您还是行业内为数不多的亲自进行酒体设计的总工程师,舍得和沱牌系列酒就出自您的手。难道您真的不知疲倦?

  李: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但求无愧我心。人不能只有物质没有精神,不能穷得只剩下钱。谁不想过安逸舒适的生活?谁不想轻松一点?企业发展的使命感容不得我有半点懈怠,消费者的期待使我不敢放松任何一个细节。我是带着一种责任和良心来工作的,只要能让消费者高兴,不管多累多苦,对我来说都是一种乐趣,每当我看到消费者开怀畅饮舍得、沱牌产品的时候就是我最高兴的时候,高兴可以减少疲倦感。
 

TAG标签: 供求信息
版权声明:本文由汾酒53度清香型价格_酒业资讯,酒类信息_中酒网发布于供求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沱牌的生态与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