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行业陷困局 需“断臂求生”?

2020-02-01 11:09 来源:未知

   身处无边落木萧萧下的时节,许多酒企的负责人更感到寒意袭人。近日有媒体报道:因资金链紧绷加剧,茅台镇中小酒企或五成停产。其实,这只是酒业陷入困境的一个缩影。

  

   以白酒为例,2005年至2012年间,其年产量增幅、年销售收入增幅分别在20%、30%左右;2013年的年产量增幅、年销售收入增幅分别在7.05%、11.22%,增速大幅回落,而实现利润则同比下降。

  

   酒业由盛转衰既有政策约束等客观因素,也有盲目发展等主观因素;既有市场变化等外在因素,更有产能过剩等内生因素。拿茅台镇来说,正如专家所言:2011~2012年仁怀出现过一轮大举扩建潮,这些新建项目今年开始投产。然而因为行情低迷和资金链不足,很多新增产能今年都没有下沙。

  

  

   但欠债总是要还的,现在就到了为酒业埋单的时候了。我们付出的代价就是:行业经济指标增速下滑或负增长,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市场竞争加剧,部分中小酒企生存无望而退出或倒闭。面对这种痛心疾首的状况,我们的行业、企业和中介组织、地方政府都应该认真反思深刻总结,也更应该努力探索开拓行业振兴企业复兴的路子。诚如贵州省仁怀市委宣传部对媒体所言,白酒产业已进入相对理性的调整期,之前产能过剩、价格虚高的局面逐渐趋于理性回归,这是每个行业发展必定要经历的阵痛。仁怀市作为全国酱香酒的核心产区,也要经受这轮市场经济规律下的洗礼,一些竞争力不强、无品牌产品的企业自然会被淘汰出局,出现停产的现象本属正常。

  

   当前,许多酒企特别是中小酒企面临的困境是资金链断裂,甚至导致个别酒企的负责人跑路或失联;面临的难题是坚持还是撤退,是借债筹款输血保命还是让利放权断臂求生?由于每个酒企的历史现状不同、内外因素各异,所以不可能有明确清晰的答案,但仍有一些共性的东西值得借鉴。

  

   清产核资摸清企业家底

  

   企业到底有哪些实物资产、无形资产,有哪些表内资产、表外资产,有哪些固定资产、流动资产,有哪些债权、债务等等,都应真实准确无误;这其中有哪些是容易变现的有哪些是不容易变现的,有哪些是利用价值较大的有哪些是利用价值较小的,有哪些是评估价高于账面价的有哪些是评估价低于账面价的等等,都应该做到心中有数。

  

   有数据才有真相,有事实才有对策。对企业的现状了然于胸,才有可能做出正确的决断。

  

   审时度势决定战略走向

  

   运用SWOT模型对企业进行态势分析,将企业内部资源与外部环境分别进行分析并综合加以评判,以确定企业自身的优势、劣势、机会、威胁,从而决定企业的战略目标是进攻还是坚守抑或是撤退。

  

   对事关企业生死存亡的抉择,不可独断专行草率拍板。决策失误是最大的失误,只有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要集思广益,认真听取企业股东、管理层和员工的意见,汲取地方政府和中介组织的建议,依据内部外部、现实长远等因素的利弊权衡,依据企业议事规则的程序进行讨论做出决议,尽力避免误判错判和法律纠纷。

  

   决策一旦做出就应果断执行,当断不断反受其乱。须知市场不相信眼泪也不同情弱者,企业有盛有衰方是常态。对起死回生无望的企业来说,坚持生产是找死停止生产是等死,该割肉时不割肉、该止损时不止损、该退场时不退场,只能使自己输得更惨赔得更多。就此意义而言, 死要面子活受罪并非真英雄,接受失败激流勇退往往是智慧者。

  

   适时适度寻求政府支持

  

   市场经济条件下,企业必须自主经营、自负盈亏,不能事事都找政府,躺在政府的怀抱里逃避竞争。另一方面,企业碰到自身难以解决的重大问题也可以向政府如实报告,以寻求政府在法律法规许可范围内的帮助,当然问题的根本解决最终还是离不开企业自身的努力。

  

   例如,1994年税制改革以来,酒业就不断呼吁对酒税进行调整,其中就包括取消酒精产品的消费税。

  

   11月28日,国家有关部门宣布了一升一停四取消的消费税调整决定,酒精消费税位于取消之列,这对整个酒业都是利好,但是对减免白酒从量税等政策调整行业应继续进行呼吁。

  

   当前一些地方政府也对部分白酒企业施以援手,出台了若干输血政策。据报道,日前泸州印发《关于金融支持酒类企业持续发展的通知》,出台了10条金融政策。《通知》要求,适当扩大酒类企业抵(质)押品范围,如原酒、应收账款、商标都可抵押贷款;对未到期贷款,非因法定事由银行不应要求企业提前还贷或以贷转贷;对白酒小巨人企业贷款到期的,银行支持办理3~6个月延期;扩大国有融资担保公司对全市酒类企业的担保覆盖面,放宽担保条件等。这些具体规定对酒企特别是中小酒企无疑是雪中送炭,我们必须认真研究逐条对照,力争最好的结果。

  

   需要指出的是,地方政府对酒企的出手相救是有选择有条件的,不可能是也不应该是普惠政策。

  

   据报道,仁怀市委宣传部对记者透露,仁怀也在制定类似的酒企金融支持政策,但仁怀的扶持原则是扶优、扶强、扶大。对此,酒企应有心理准备,关键是如何讲好自己的故事以说服政府进入被扶持的行列。

  

   放权让利争取断臂求生

  

   有专家指出:仁怀的酒企大部分依靠自有资本或民间拆借,融资渠道很窄,自身资金积累不足加上前几年白酒行情高涨时的扩张,导致了这轮资金链的紧张。也有当地酒厂负责人向媒体透露,酒厂可以将基酒抵押给银行和信用社,以获得贷款。但是如果销售不滚动,这些基酒永远没有通路,银行对放贷变得很谨慎。

  

   在此情景下,拆东墙补西墙的老思路、借新偿旧的老办法只能使企业落入庞氏陷阱。企业可否换个想法和活法,通过充实新鲜血液,既解决资金饥渴症又解决企业转型发展问题:如果你是个人独资企业可否让渡部分股权引进战略投资者,如果你是合伙企业可否在股东层搞点增资扩股,如果你认为企业还有吸引力可否实行管理层持股或员工全员持股,如果你认为企业脱困无望可否主动寻求大企业兼并。

  

   实现新思路,酒企负责人必须有断臂求生的胸怀与气魄,敢得更敢舍,不怕被别人掺沙子,不怕丧失控制权,如此企业才有九死一生的希望。

  

   举债筹款实现输血保命

  

   中小酒企目前遇到的困难从表面上看是资金问题,从深层次看是市场问题,从实质上看是对未来的判断问题。这就好像买股票,投资者在意的不是现在而是未来。正因为如此,是砸锅卖铁坚守阵地,还是见好就收及时退场,让众多中小酒企纠结不已。

  

   据媒体报道,仁怀当地酒厂的人士表示:今年不下沙是大多数酒厂的选择,毕竟真金白银下去后,虽基酒是硬通货但也可能变成负担。然而也有些人认为: 如果现在不下沙,几年后可能酒厂的运作会出现问题。比如基酒的价格会出现大涨。有人向媒体透露,还撑得下去的中小酒厂停产观望,扛不住的已在变卖。接盘这些酒厂多是从煤炭、房地产跳进来做酒的企业,而行内的白酒企业对是否可接盘大部分仍在观望。

  

   对看淡前途意欲退出的中小酒企而言,重在如何扮靓自己卖个好价钱或找个好婆家。对看好前途执意坚守的中小酒企而言,重在如何举债筹款输血保命。资金对企业而言,犹如人体中的血液不可或缺。

  

   筹款的途径有多种,即可找金融机构借贷也可找非金融机构借贷,既可通过股权调整来融资也可通过股权置换债权来融资,即可通过资产出售来融资也可通过资产租赁来融资,即可通过委托贷款的形式来融资也可通过过桥贷款的形式来融资。

  

   总之,筹款的形式多种多样,只要合法合规又适合自己即可。

  

   对大型白酒企业来说,是把钱投向自己并不擅长的业外领域,搞所谓的多元化经营;还是抓住目前的有利时机开展存量资产的并购,组建跨地区的全国性的酒类大集团可需要三思而行。

TAG标签: 酒业资讯
版权声明:本文由汾酒53度清香型价格_酒业资讯,酒类信息_中酒网发布于酒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白酒行业陷困局 需“断臂求生”?